谈谈

我旋转我跳跃我飞天我炸裂!感谢芙蓉!每个字都是爱Q口Q大佬稳教授萌平平超可爱!救了个命!

木末芙蓉花

~o(〃'▽'〃)o@咖喱星的拉面 生日贺!之前忙着回国没来得及赶上!但我的心意你懂吧,懂吧懂吧?我特别好懂是不是哈哈哈

***
周凯/唐川 中老年组售后

唐川早前接到了香港大学的演讲邀请,跟刑警学院申请获批之后,订了这周末往返香港的机票。
东方之珠近在眼前,唐教授竟然第一次去。虽说是第一次,却一点也激动不起来,这一点不像唐川的风格,不像总是对新事物充满探索热情的唐川。而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三个月之久了,自从遇到了那个叫周凯的男人,唐川就觉得自己变得,时不时不像自己。
细数起来,他的...

恭送齐天大圣!喜迎昴日星君!诸君!预祝新年武运昌隆!

今天不炸死星啦,炸鞭炮~~

每到准备过年,到花鸟市场采买一番是固定动作!今年依然是买最喜欢的向日葵和绣球XD 除夕快乐唷!

何以为诚 ——明诚中心《碎末记)REPO

 直到今天收到本子为止,不夸张地说,@木末芙蓉花 的明诚中心小短篇整个系列前后读过不止五遍,居然一直没能专门来花式夸一夸芙蓉,真的惭愧!

入坑很晚,今年夏天才第一次看完《伪装者》这个奇妙的作品,落幕之后我心中的牵挂一直没有停止,大概家国天下之中的家长里短总是让人着迷。近代中国有许多悲伤的传奇,对这些人的敬仰之情和恻隐之心投射到角色的身上,使我试图通过考据来寻找这些可爱的角色的“可能性”——可能经历过的往事如何使他们成为故事中的模样,以及时代的洪流裹挟之下他们将去往何方。

总之就在以近代中国为圆心发散地奔放地查阅资料自娱自乐的过程中,被芙蓉为了写文而存的巴黎世博会的资料吸...

关于鲁迅先生的二手回忆

 关于鲁迅先生家的日常,最早的印象来源于初中语文老师印给我们读的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

上个月底去魔都看皇后乐团的演唱会,连着周末在魔都闲逛了两天。想起每次去魔都都是匆匆忙忙的,明明故居和纪念馆都在也没能去看看。那个周日特地起了个大早,坐公交车晃晃悠悠去了虹口区。天气特别好,下了车走去鲁迅故居的路上还经过了内山书店的旧址,已经是工商银行的一个支行了。甜爱路上有糕饼店在打折,许多老人排着队买点心吃。

老街,老弄堂,不起眼。大陆新村九号,马路对面是瞿秋白故居。走进去发现头几户都是民居,有人做饭有人晒衣服。走到最里靠右倒数第二栋才是鲁迅的家。每二十分钟进一批...

明月照人来

1


过年时大姐半开玩笑,要跟明楼借走阿诚,给公司做理财顾问,当然被明楼拒绝了。

那时明诚已身兼数职,忙得不可开交。

现在大姐不在了,公司虽有明堂大哥帮手打理,仍需明诚来兼理财顾问,使得明诚更忙了,忘了今天冬至。

按老家的说法,冬至大如年,过去每逢冬至,父亲多会带姐弟两人回乡祭祖。眼下明长官公务缠身,不得空回老家,冬酿酒是喝不上了,祭祖的事遣阿香回苏州老宅帮忙,这边荠菜馄饨和黑洋沙汤圆没有人做。如今明家是他明楼说了算,该学大姐,数落阿诚一番,说这小祠堂供桌空空如也,不应该。不能只怪阿诚,不是刚才撕了日历,明楼自己也没想起来。

真是个不称职的家长。

惯常这些全是大姐张罗。日间要操持...

《群魔》摘录ctd

一蛤一士奇

才看了大约四分之一,已能深切地感到《群魔》的确可能是老陀最具政治性的一本著作,又是多么令人悲伤得充满预见。

It's like a religion: the worse a man’s life is, or the more cowed or poorer an entire people is, then the more stubbornly they dream of a reward in paradise, and if a hundred thousand priests keep harping on it, fanning the flames...

© 咖喱星的拉面 | Powered by LOFTER